广州南越国宫署遗址

来源:网络 3694

 

  ■广州南越国宫署遗址景点简介:

  可以清楚看到2000年前两条南越王宫殿的“散水”,1300年前的唐代铺砖廊道,1000年前的四列南汉宫殿的“磉墩”基槽,以及各种建筑结构的遗址。我们看到坑底有一行卵石铺就的石带。据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古代宫殿考古专家刘庆柱来此考察时介绍,这卵石带通常铺在古代皇宫房檐下的地面上,是用来接雨水的“散水”。汉代建筑结构中以卵石作“散水”是有阶级限制的,如果在宫殿屋檐四周地面全部铺上“散水”,是皇宫的标准,只铺两边是王的标准。从这个现场看,宫殿北面和东面都铺了卵石“散水”,按照中国建筑对称的规律,尚未出土的西面和南面也应该铺有。也就是说,这座宫殿是南越国依照汉皇宫建造的。从规模看,它可能是南越王办公的地方。刘所长认为,宫殿一定不止一个大殿,有没有类似北京的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呢?

  我国到2000年才发现了南越国宫殿遗址。这个发现看似简单,但是影响却是非常深远的,因为它的重见天日会致使广州的南越国史和全国的秦汉史都要改写,甚至每块砖都可改写中国的建筑史和园林史。要知道,南越国宫署御花苑比避暑山庄的建筑时间早了1000多年呐。

  早期发掘

  1995年,一座大型石砌水池在位于中山四路的广州市长话局的基建工地被发现。经过初步查探,水池面积大约4000平方米,水池中的建筑为国内首次发现的石构建筑,被认定为秦汉时期南越国的王宫遗址。同年,以“南越国宫署遗址”之名列入全国十大考古发现[1]。1996年,在石池之西又发现一口筑造精良的南越国食用水井。1997年,在信德文化广场工地发现一条150米的自西向东的曲流石渠,渠底铺有黑色的卵石。在石渠东面尽头的弯月形水池中,发现了数百龟鳖的残骸。石渠中还有果核和树叶。水自石池处引出,经过石渠后通过木质的暗槽口流入珠江。这条石渠被推断为南越国宫署内的御花园,被认为是中国最早的人造园林水景。1997年,以“南越国御苑遗迹”再次列入全国十大考古发现

  发现宫殿遗址

  2000年,考古工作者在御花园遗迹西侧一墙之隔的儿童公园内进行试掘,发现南越国宫殿遗迹。为此,广州市政府决定将儿童公园进行搬迁,由文物部门进行全面的发掘。2002年9月,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和南越王宫博物馆筹建处联合组成发掘队,开始对原儿童公园进行发掘。发掘区由南向北被分为3个区。至2003年5月,Ⅰ区东部和整个Ⅱ区已经被发掘至清代文化层,清理出广东布政司署、容丰仓、禺山书院及抗战时期日军广州神社的遗迹。2003年8月起,考古队继续对清代以下的文化层进行发掘,发现了唐、宋、元、明时期的类斯官署的建筑,以及五代南汉国的大型宫殿遗迹。[3]。至2004年底,已经发现了南越国时期的一号、二号宫殿。考古学家认为,“由于对汉初南越国的宫署情况,文献无证,因此这批建筑遗迹的出现,无疑为研究汉代宫署园林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实例”

  宫殿形制模仿西汉的长安城,有规模庞大的排水系统。一号宫殿位于赵佗城的东南方,其东南面是御花园,很有可能是模仿长安城的长乐宫建造,而其西面的二号宫中的散水面上出土的一块陶器残片上印有的“华音宫”三字,表示二号宫殿可能名为“华音宫”。

  在南越国宫殿遗址旁,又发现有南汉国宫殿的遗址。遗址建筑面积约有1000平方米,在发掘现场西部和南部也各找到其他宫殿的铺砖铺石板地面,做工精美。

   出土文物

  南越国宫署遗址中出土的重点遗址包括南越国宫殿、六朝的高台建筑、唐代砖砌路面、五代南汉国的宫殿和苑池、宋代大殿、明清布政司署、法国领事馆以及民国时的日本神社和胡汉民公园的遗迹。

  在南越国宫殿遗址中发现有大量绳纹板瓦、筒瓦、“万岁”瓦当、云纹瓦当、带钉瓦、大型花纹砖、凹面砖等各类建筑材料,大量带“官”、“公”、“宫”、“居室”等内容的戳印瓦片,少量带釉的绳纹瓦片;还有陶罐、盘、瓮等生活用品。

  2005年,在南越国宫殿遗址中出土南越木简100余枚,为南越王宫中的档案文书。

  2008年3月,遗址中出土南汉国宫殿使用的黄釉陶鸱吻,高约一米,宽八十厘米左右,重量逾七十斤。